歡迎來到江門市對外勞動服務有限公司 - 江門外勞 | 澳門招聘 | 香港招聘!
找工作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外勞資訊

澳門勞工事務局局長孫家雄:澳門發展始終要背靠內地

來源: 時間:2015-12-10 作者: 瀏覽量:

澳門自身沒有什么自然資源;地下也沒有石油、黃金;也沒有土地資源。澳門唯一有的是什么呢?那就是政策資源。我們必須做好自身穩定,做好“一國兩制”的示范,中央才會給我們政策資源! 孫家雄 
孫家雄先生是澳門第一位本土化的勞工局長,而且這份工一打就是10年。在他和他的團隊努力下,澳門的統計失業率(與內地的登記失業率不一樣)由回歸初期的近9%,下降至去年初3%的低失業率。甚至歷經金融海嘯,澳門今年的失業率預計只在3.5%至3.8%之間。

為維持社會穩定,他以“一國兩制”為底氣,在面對澳門最大的“米飯班主”- -賭場酒店時,他以“強硬”聞名。昨日,孫先生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也坦言,自己作為業務型官員肯定是兩頭受氣。面對流言蜚語,這個以智慧化解十年不同挑戰的局長表示“我只想自己百年歸老的時候,能夠沒有什么遺憾”。

十年局長每年都有不同挑戰

南都:你是澳門回歸后第一任勞工事務局局長,一做就是十年。你曾經感嘆過這十年“每年都有不同的挑戰”,愿聞其詳。

孫家雄:這份工確實充滿挑戰;貧w初期,澳門治安差、經濟差,失業率8點多接近9點———當時澳葡政府沒有工程,新的投資者在觀望,中產階級想著移民。2000年時有一些動蕩,讓整個社會認識到解決失業是最緊要的問題。2001年,我們開設了文化進修課程,給工人們補習中文、英文、數學、基本法,用生活津貼留住他們。一個人有2000多,家里有七八口人,每個月津貼都可以過萬。我們當時的目的就是讓工人們穩定地讀書,解決平穩過渡的問題,給特區政府一段時間去籌備賭權開放。

賭權開放之后又碰到新問題。原先的澳門旅游娛樂股份有限公司不能直接承接原有的博彩基業,必須改成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才行。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員工如何過渡。因為澳娛員工每天工資15塊,每個月T IP S(小費)萬幾蚊———實際上T IPS才算他們真正的收入。那么,轉型澳博之后怎樣過渡?如果先解雇他們再聘用,就應該拿一筆錢出來,如何計算他們的年資?T IPS算不算數?這些問題都糾結在一起,非?简炍覀。而且我們當時還有一個死任務,那就是博彩業不允許有一刻停止。因為莊荷罷工一小時,對于經濟來說其實損失不了多少。但對于外來投資者來說,他們就會想,喔,這里的工運好厲害的哦,分分鐘就可以停工的喔。那我們就吸引不來百多億的投資了,這是2002、2003年的事。

2004、2005年,這些外資拍板,要砸錢了。這個時候面臨的問題是建筑、技術人員不夠,澳門儲備的勞動力多由制衣廠出來,而內地輸入的農民工大多根本不懂現代建筑業。2006、2007年,這些外資酒店相繼落成,但這時又有問題了,就是酒店員工不夠,只能引進外勞。澳門外勞數量由回歸初期的2萬,到4萬、5萬,最后到2008年頂峰時期的10.5萬人。外勞增多,不可避免帶來勞動糾紛、勞工轉介等問題。2007年5月,特區政府專門成立人力資源辦公室管理外勞,我們只是負責監管。

到了2008年,金融海嘯來了。一夜之間,威尼斯人工地上1.1萬工人突然失業。1.1萬人什么概念?你他們會不會上街?而我們的警察都沒有那么多。工地對面就是威尼斯人酒店,老板就在里面,他們會不會沖進賭場?會不會在誰的帶領下起哄?我們馬上組織專人,聯合治安警、勞工司進場,提供一條龍服務,讓威尼斯人先墊錢,即時計數、即時開支票、即時注銷藍卡(外勞證明)。

海嘯期間,停工、裁員、減薪的消息滿天飛。賭場尤其如此。之前人手不夠,大家都高薪搶人。一個初中生讀滿三年書畢業,培訓一下上崗,一個月拿萬幾蚊,F在金融海嘯,自由行少了,你可以看到賭臺前沒有人,要裁人。我們跟各大賭場商量,原先一碗飯好滿,冒尖,大家都吃得飽;現在世道艱難,我們就把飯削平一點,原先人工的八成如何?老板同意了、工人同意了。我們或者少開工,或者少開賭臺,多培訓,多發一些車馬費就行了。

南都:現在海嘯影響轉弱,新的挑戰是什么?

孫家雄:現在經濟好點了,減薪也應該停止了。我們最新收到的消息是12月31日,威尼斯人的薪資也要恢復正常。其實澳門的經濟非常簡單,受外來影響太大,尤其是自由行。一旦自由行收窄,很多人就要失業;自由行放寬,我們就要去請外勞,F在中央對于這點也有非常清醒的認識,調控越來越微細,達到了藝術化的程度。

強硬作風底氣來自一國兩制

南都:外界有評價說,你是一個非常強硬的局長。特別是在數次和外資賭場的交鋒里,你經常提出如果無理由炒本土莊荷,就一定削減他們外勞名額。今天《澳門日報》披露,今年博彩收入走勢凌厲,博彩公司均認為,全年將突破去年的1,087億水平,全年突破1,100億已無懸念,由此推算全年博彩稅約為385億元。我想問的是,在一個賭場作為整座城市“米飯班主”的背景下,你強硬的底氣從何而來?

孫家雄:我會跟雇主們說明這個道理,澳門是一個旅游城市,也是中國唯一一個可以公開開賭的城市。當然這里面有歷史原因,也是我們必須完成的“一國兩制”之下的任務。

在這個賭權開放的城市,如果社會動蕩,工人日日上街,那么游客肯定不來,這個城市一點好處都沒有。澳門自身沒有什么自然資源;地下也沒有石油、黃金;也沒有土地資源。澳門唯一有的是什么呢?那就是政策資源。我們必須做好自身穩定,做好“一國兩制”的示范,中央才會給我們政策資源。

這其實是一個唇亡齒寒的關系。工人所求很簡單,只要有碗飯吃就很開心了;老板要賺錢,才能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給工人,這樣大家都開心。

這個道理,澳門的華資老板都知道,外資老板也明白,我們都在不斷地溝通。當然有的時候外資老板有自己的考慮,要調控。但如果你沒有理由地裁員,我們很難向社會交代的喔,那我們肯定要C U T你的外勞。如果是我們自己人懶、偷錢,那你炒他們沒問題。我們的態度很鮮明,特區政府的態度也很鮮明。

南都:那你認同外界給你強硬的評價嗎?

孫家雄:這個我不評論。其實我知道,網上對我有很多負面的評價。我的想法是,現在仲未死,蓋棺再論定啦。其實在我們這個業務型行業,做一個業務型官員是兩頭不討好,心理素質要是不好,死好耐(好久)了,自己都要黐線(發神經)!我只想自己百年歸老的時候,能夠沒有什么遺憾。

南都:很多人都說,澳門的年輕人太多優越,如你剛才所說,不用怎么讀書,畢業到賭場上班,一個月拿一萬多塊。今年初你接受我們《南方周末》的同事采訪時,說對澳門年輕人從來沒有失望過,F在還持一樣的觀點嗎?

孫家雄:是。其實我覺得這次海嘯,倒是給了他們一個很好的教訓。因為海嘯一來,他們發現最先被解雇、減薪的就是他們。只要一有風吹草動,他們就首當其沖。而且他們只有博彩業的經驗,轉行很難。

一個突出的變化,就是以往我們提供的機電、一體化等技術類培訓,沒有人來上課。好多人來了都是直奔博彩業培訓去的。但金融海嘯過后,很多人過來報讀這些課程,因為他們發現,在海嘯當中,這些不怕辛苦的職位沒有裁撤,人工也沒有減少。我們對這個變化表示欣喜。

內地實習主要是為了見世面

南都:現時澳門人北上揾工漸成潮流,此前澳門勞工局宣布推出“高等院校畢業生內地實習計劃”,為去年及今年畢業的澳門籍大學生提供1000個到內地企業實習的崗位,是否意味著官方正式加入到“推手”中來?

孫家雄:首先需要聲明的,是澳門高等院校的畢業生去內地實習,不是為了解決畢業生的就業問題,而是創造條件讓他們到內地的大企業去學習對方的運作模式。因為這些后生仔是需要出去見見世面的,見世面一是去外國,一是去內地。澳門發展始終要背靠內地,祖國眼下這么強盛,當然回內地最好。

這些后生仔去內地,不是去搶飯碗。參與計劃的學生,我們每個月發放合共4500元的生活及住宿津貼,內地單位不用給工資他們,他們和單位之間也沒有勞務關系。內地企業只不過需要給這些學生一個了解的機會,不用把他們當生產力。不過如果這些企業在澳門有窗口公司,那就不同了。學生們在這些企業的內地總部實習過,了解總部的運作,再回到澳門的窗口公司就職,那就事半功倍。

南都:這些畢業生在內地實習主要集中在哪些領域?

孫家雄:我們收集了1000個企業實習名額,目前大概有50人成行。實習領域主要集中在銀行、出入口貿易、交通運輸、建筑等領域,大部分是在澳門有窗口公司的企業,比如說銀行有中國銀行,出入口貿易有南光集團,交通運輸領域有岐關汽車,建筑領域有中鐵、中建……

這個活動中的澳門畢業生,并不是單指從澳門高校出來的畢業生,包括所有澳門籍的應屆畢業生。這首批50人是澳門在北半球的生源,也就是我們熟悉的每年9月入學、6月畢業的那批;澳門還有一批生源是在南半球,他們在國外讀書,每年2月入學、11月畢業。對于北半球的生源,我們8月份進行了宣傳;對于南半球的生源,我們預計明年2月份會有大規模的宣傳介紹。

南都:那除此之外,澳門與內地在人才交流方面還有什么舉措?

孫家雄:上星期我們和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已簽署合作協議,雙方會合作編制統一的職業技能鑒定標準,并就個別工種制訂職業資格互認的具體辦法,爭取明年實現“一試兩證”。

低失業率海嘯之后很不容易

南都:上周六你出席公開活動的時候說,預計今年澳門的失業率介乎3 .5%至3 .8%之間。記得去年澳門的總體失業率是3%,3%也是內地嚴把的一條線。你怎么看待今年失業率?

孫家雄:這點我們和內地不同,內地用的是登記失業率。也就是說失業人口到勞動部門去登記,方才計入統計口徑,由于失業者意愿等原因,表面上數據可能是3%,但實際上可能是10%。澳門遵從國際勞工公約,采用的是統計失業率。無論失業人口是否主動到勞工局登記,我們會根據每年的人口普查和每月的人口失業監控,統計出失業率。這個數據顯然更能精確地反映真實的情況。

3 .5%到3 .8%這個數據,我們認為相比起其它地區可以算低了。在金融海嘯之后有這么一個數字,我們覺得已經算不錯———好像香港今年的統計失業率預計達到8%———我們當然也想把這個數字再降低一點,但有困難。

南都:你曾說要進一步降低失業率,必須解決存在已久的結構性失業問題。這1 .1萬名長期失業人士,是澳門勞動就業方面的痼疾嗎?有沒有療治的良方?

孫家雄:結構性失業,我相信這個問題世界好多地方都存在。比如說長期失業的人,很多已經沒有動力再去工作;單親家庭,有兩三個細路仔,她怎么開工?還有那些殘疾人、年紀大而又學歷低的人……他們去找一份工,由于自身能力所限,人工可能低過他們從政府領的救濟金,或者差不多上下,這樣一來,解決這部分失業人群的就業問題,代價就很大。

但我們不可能放任這種情況的發生,因為一旦蔓延開來,全社會都唔掂了。我們希望這部分人群能夠接受長期的培訓,你接受培訓,我就給你發生活津貼———因為不管你接不接受培訓,我都要給你發津貼的嘛———但你一接受培訓,對這個社會就有了責任,就會鼓起工作的勇氣和信心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 東南亞出現新勞工荒 下一篇: 香港勞工處
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,男男网站18禁免费,性开放的欧美大片AV,学生毛都没有在线播放